在“谈腐色变”的当下,为您寻找一款天然绿色防腐剂

化妆品中应用防腐剂来控制微生物的生长,是保持化妆品稳定性的重要手段。化妆品防腐剂种类繁多,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明确了51种防腐剂的使用及其限量。随着业界对防腐剂的安全性的研究深入,许多传统上使用的防腐剂都证实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包括刺激性和致敏性,甚至是潜在的致癌性,如卡松系列含氯,可能对某些皮肤刺激;对甲基异噻唑啉酮可能导致皮肤过敏;布罗波尔可能导致癌症物质亚硝胺的形成。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防腐剂安全性的认识和对于合成型防腐剂的“谈腐色变”,寻求一种天然的绿色防腐剂成为了一种趋势。目前,市场中掀起了一股“无添加”的热潮,就产品本身而言,能够保存2-3年的产品,体系本身并非无任何抑菌防腐物质存在,而是采用了天然抑菌成分作为防腐剂添加到化妆品中。


天然植物防腐剂(抗菌剂)具有安全、低刺激的特点,通常是从传统中草药中提取的抑菌成分,如厚朴、金银花、生姜、藿香、茶叶、丁香、肉桂等,配以起到协同抑菌作用的辛二醇、乙基己基甘油等保湿剂,可配伍制成不含常规化学防腐剂的产品。

在这些天然植物防腐剂(抗菌剂)中,厚朴提取物表现出卓越的抗菌性能,是天然抗菌剂的最佳选择。


厚朴提取物的功效研究


1. 天然高效广谱抗菌性能

1.有效对抗化妆品中常见的细菌:厚朴总酚具有广谱抗菌能力,研究发现,在5-20ug/mL的浓度下,厚朴总酚对常见细菌和真菌包括: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脓杆菌、枯草芽孢杆菌、沙门氏杆菌、啤酒酵母菌、黑曲霉菌,均有显著抑制作用[1-3]。

2. 有效对抗口腔致龋菌、牙周致病菌、口臭细菌:多项研究表明,厚朴酚及和厚朴酚对5种主要的致龋菌:变形链球菌、血链球菌、内氏放线菌、粘性放线菌和乳酸杆菌具有很强的抑制作用,MIC可低至3.9μg/mL[4]。厚朴酚与和厚朴酚对牙周致病菌包括伴放线放线杆菌、牙龈卟啉菌、中间普氏茵、藤黄微球菌以及枯草芽孢杆菌的MIC为2.5mg/mL[5]。由于口腔中存在超过300种的细菌,细菌的代谢产物是口臭主要原因。研究显示,在食用了添加厚朴提取物的薄荷糖30分钟后可杀灭61%的细菌[6]。

3. 有效对抗致痘细菌:厚朴酚与和厚朴酚对疮疱丙酸杆菌和颗粒丙酸杆菌具有强的抗菌活性,其MIC 分别为9μg/mL和3~4μg/mL[7]。疮疱丙酸杆菌又称痤疮丙酸杆菌,是造成青春痘的主要细菌,又与痤疮的发生密切相关。


2. 兼具抗菌和多重护肤功效

在发挥抗菌防腐作用的同时,厚朴提取物也是一种功能性护肤成分,厚朴酚与和厚朴酚能够协同抑制炎症[8]和抗氧化[9],改善皮肤红斑、炎症现象,帮助肌肤抵抗衰老、保持年轻的状态。

厚朴提取物的应用前景


1. 口腔护理品:由于厚朴酚与和厚朴酚在抗口腔细菌方面的优越表现,它是目前可应用牙膏、漱口水的理想防治龋齿、预防牙龈炎、牙周炎及口臭的有效成分。将厚朴活性成分与其他植物活性成分如迷迭香提取物、沙棘油等配伍制成中药或草本牙膏,将打造出理想的健齿洁牙卫生日用品。




2. 个人护理品:厚朴提取物作为天然高效抗菌剂,可替代常规化学防腐剂或者减少化学防腐剂的使用剂量,使产品更安全、更加绿色天然,“无添加”宣称也将令产品更受市场青睐。

厚朴提取物兼具抗菌、抗炎症、抗氧化、抗衰老、祛痘等多重护肤功效,可有效提升产品护肤功效,提高护肤产品的综合竞争力。




MagnoPro®厚朴提取物-88
新品推介

从传统中药材厚朴的树皮中通过超临界CO2流体技术萃取的高效抑菌成分:厚朴酚、和厚朴酚,其总酚含量高达88%,具有高效广谱抗菌性能和卓越的安全性能,是一款优秀的天然绿色防腐剂。





超临界CO2萃取&分离一步到位,赋予产品纯净品质。

无溶剂残留的杰出品质丨MagnoPro®厚朴提取物-88采用超临界进行产品的萃取与分离,后续过程不经过任何溶剂处理过程,保证产品的无任何溶剂残留。

活性成分得到最好的保留丨全程低温,不破坏植物中的天然活性成分,不产生对皮肤具有刺激作用的醌类物质。

通过安全性测试丨MagnoPro®厚朴提取物系列产品已通过人体皮肤斑贴实验和光毒性实验,结果显示MagnoPro®厚朴提取物无刺激、温和、性质稳定的安全性能。

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丨提取工艺获国家专利授权 ZL 2008100270772。

如需我司MagnoPro®厚朴提取物-88详细产品资料或索要免费样品,欢迎联系我们。
Email: info@honsea.com
Tel: 020-32020499/020-32067089

声明:文章权限为合诚三先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考文献:
[1]林桂芸,谢生发,谢鸿,等. 和厚朴酚抑菌作用的研究[J ] . 成都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3, 22 (2):18-20.
[2]张建国,赵东方,任乐.厚朴超临界提出物中厚朴酚与和厚朴酚抑菌性研究.中国美容医学,2010,11(19):1678-1679.
[3]Bang KH , Kim YK, Min BS , et al . Antifungal activity of mangnolol and honokiol [J ] . Arch Pharm Res, 2000, 23 (1) : 46-49.
[4]冯瑾,李继遥,周学东. 厚朴活性成分对致龋菌生长和产酸影响的体外研究[J ] . 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 2007, 38 (3) :456-458.
[5]Ho KY, Tsai CC , Chen CP , et al . Antimicrobial activity of honokiol and magnolol isolated f rom Magnolia officinalis [J ] . Phytot her Res ,2001 ,15 (2) :139-41.
[6]Dodds M W J, Maxwell J R, Greenberg M J, et al. Chewable compositions with fast release magnolia bark extract: CN, US7544377[P]. 2009.
[7]Park J , Lee J , J ung E , et al . In vit ro antibacterial and anti-inflammatory effect s of honokiol and magnolol against Propionibacterium sp . [J ] . Eur J Pharmacol ,2004 ,496 (123) :189-195.
[8]付云贺. 厚朴酚抗炎作用及机制研究[D]. 长春: 吉林大学, 2013.
[9]保志娟, 杨雪琼, 邹永明,等. 厚朴酚与和厚朴酚清除DPPH·的作用[J].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5, 27(1):60-63.



粤ICP备18070190号

粤公网安备 44011602000427号